青石小道外面的一堵石墙

白袍女人肯定的点点头。 太好了。 杜仲趁机逃跑。 整个人,就围绕着房间,不断的旋转。 在三长老的追击下,不时的回头撒出几滴毒液。 因为要压制体内毒气的缘故,在经历了几次...

望着房间里杜仲的身形

听到这话,杜仲微微一愣,问道:你是女的? 刚才的话声,明显是女人的声音啊! 白袍人没有说话,不肯定也不否定。 见状,杜仲嘿嘿一笑,张口 稍微沉思了一会儿,阿卜杜勒猛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