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房间里杜仲的身形

作者: admin 分类: 金祥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 2018-12-11 17:32
 
  听到这话,杜仲微微一愣,问道:“你是女的?”
  刚才的话声,明显是女人的声音啊!
  白袍人没有说话,不肯定也不否定。
  见状,杜仲嘿嘿一笑,张口
 
  稍微沉思了一会儿,阿卜杜勒猛的黑袍人,要比其他两伙一个强大的队伍来。
  “只是,要如何消除这些阴气呢?”
  杜仲挑着眉呢喃了一声。
  呢喃间,开始尝试着再次进入房内。
  就在这时,一个话声突然从杜仲身后传来。
  “等等!”
  紧随而来的白袍人从拐角处走了出来,操着一口英语,张口道:“你最好不要进去,这个房间里面的魔气太重了,贸然进去的话,你会入魔的!”
  “恩?”刚才融洽的交谈,根本就不曾出现过似的。”
  “奇怪,我刚才怎么没看到?”
  心念一动,杜仲迈开步子,朝白袍女人走了过去。
  “唰。”
  看到杜仲要过来,白袍女人面色一变,身形一闪便是飞速的冲到兵器堆中,一把抓起羊皮卷,动手就要将其毁掉。
  然而,就在她刚有所动作的时候,杜仲猛的一个加速。
  “咻!”
  只听一个刺耳的破风声袭来。
  就在白袍女人要将羊皮卷毁掉的瞬间,杜仲暴掠着刹时冲到白袍女人身边,手掌一伸。
  “啪!”
  一个硬拽声响起。
  白袍女人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被其紧捏在手中的羊皮卷,便是被杜仲硬生生的抢了过来。
  “放下!”
  白袍女人大喊着,立刻朝杜仲扑了过来,眼眸里流露出一股焦急的神色,试图从杜仲手里把羊皮卷再抢回来。
  “嘿嘿……”
  杜仲玩味似的一笑,体内能量一动,身体立刻就腾飞到了十米高空。
  朝着下方的白袍女人看了一眼,旋即手掌一动,直接就将羊皮卷打了开来,定睛一看。
  “恩?!”
  看到羊皮卷上的东西,杜仲微微一怔。
  这张羊皮卷跟他在海盗船上寻找到的藏宝图一模一样,上面画着一副地图,地图有着地中海的标注。
  除了标注之外,地图上还用红色的笔,点出了一个点。
  藏宝地!
  显然,这张藏宝图的性质跟海盗船上找到的是一样的,只不过海盗船上的标注了三个点,而这一张只标注了一个点。
  “奇果!”
  杜仲心念一动。
  这张藏宝图上记载的,同样是奇果的所在地。
  就在杜仲观看藏宝图的时候,下方的白袍女人却是一脸盛怒,却拿腾飞在半空的杜仲,没有丝毫办法。
  只能就那么看着杜仲把藏宝图看完。
  “你还给我!”
  望着杜仲,白袍女人一脸愤怒的大喊,她还不具备飞行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在高空的杜仲。
  “我说你啊,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这是很没礼貌的做法。”
  合上藏宝图,杜仲摇头轻笑着说道。
  “什么别人的东西,那是我刚才发现的,是我的。”
  白袍女人气愤地说道。
  “别跟我讲理。”
  杜仲撇撇嘴,道,“要讲理,那美洲大陆还是人家哥伦布的呢!”
  “哼!”
  白袍女人冷哼一声,深深的吸了口气,强压着内心的愤怒,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肯还给我?”
  “这就要看你了。”
  杜仲咧嘴一笑,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你是说你可以帮我消除掉这些兵器上面的魔气?”
  “哼。”
  白袍女人冷哼一声,张口道:“我本来还好心想帮你,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可恶,我真是看错人了。”
  “唉……”
  杜仲摇摇头,张口道:“多说无益,你还是先说说你的条件吧。”
  “我没条件!”
  白袍女人把头一转,发脾气的说喊道。
  闻言,杜仲笑了。
  看着白袍女人,杜仲笑着张口道:“我可不相信,天下间会有这种好事。”
  “事实上,就是有这种好事,怎么着?”
  白袍女人仿佛跟杜仲杠上了似的,气呼呼地回道:“不仅有这种好事,我还可以帮你把这些魔兵弄回去,请我师父他们帮你消除上面的魔气。”
  “是吗?”
  杜仲沉吟了一下,咧嘴笑问道:“你们,应该不会把这些兵器,据为己有吧?”
  “这种肮脏的东西,我们才不要!”
  白袍女人不屑的冷哼道。
  “魔兵不要,却又紧张这张藏宝图,你们到底打的什么目的?”
  杜仲挑眉询问。
  “目的?”
  白袍女人不屑的冷哼一声,张口道:“没有目的才是真正的目的,反正来都来了,找到的东西越好不就越好?你不也找到了这些魔兵?”
  闻言,杜仲微微一怔。
  直到现在他还想不明白,对方的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
  显然,这群白袍人是在他们之前进入的结界,为的无疑就是天一果,而且也已经到手了。
  既然如此,他们不想着赶紧逃出这座宫殿,又为什么要闯进来,对着那满满一间的兵器没有丝毫的贪欲,却对这一张小小的羊皮卷,如此的心急。
  难道,这其中还隐藏着什么不成?
  盯着白袍女,看了好一会儿。
  杜仲也无法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什么东西来,反而还很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流露着一股非常纯正的真诚之意。
  没有任何破绽!
  “好!给你吧!”
  看了一会儿,杜仲才随手一仍,把羊皮卷仍向白袍女人的同时,张口道:“这就算是报酬了。”
  “唰。”
  毫不犹豫,白袍女一把抓住羊皮卷,旋即才冷哼一声说道:“这本来就是我先发现的。”
  对此,杜仲却并不理会。
  身形一动,落在地上的同时就直接走出房间。
  见杜仲离开,白袍女也急忙跟着走了出来。
  女人嘛。
  在这种阴森的环境下,难免有些心虚,更何况这房间里还有那么多的阴气。
  “啪!”
  俩人刚走出房间,杜仲猛的一个转身,右拳一动,直接就砸在了门的侧面。
  “劈里啪啦……”
  一拳之威,将得那又高又厚的墙体,直接砸得爆裂开来,碎石纷纷坠落,将得房间门完全封死。
  “可别忘记了你的好心。”
  拳收,杜仲这才转过头,朝白袍女人说了一句。
  “哼。”
  白袍女人冷声轻哼。
  杜仲摇头一笑。
  转头一看,发现前面是一个死胡同。
  “看来,左边这条路应该是堵死了的,如果强行打碎墙壁的话,说不定会引发什么机关陷阱……”
  暗想了一会儿,杜仲迈开脚步原路返回。
  其实,杜仲又何尝不想,自己把那些兵器带回去。
  奈何,他是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去消除如此多,而且还强烈的阴气。
  所以,他也只能冒着被对方独吞的风险,选择相信这个白袍女人。
  很快的。
  在杜仲的带路下,两人回到了前一个岔口。
  左边不通,那就走右边。
  杜仲向也没想,直接走进右边岔路。
  白袍女人紧随其后。
  这条岔道非常的长,绕过来绕过去的,一路上也没有任何岔路的出现。
  “倒是有些被迷惑了。”
  走在岔路中,杜仲暗自苦笑。
  的确,按照他之前的想法,既然黑色柱子在中央,那么处于宫殿右边位置的他,就应该朝左边走,以此一步步靠近黑色柱子。
  可是,建造这座宫殿的人,显然是推敲出了这种思维。
  你越想走左边,就越走不通。
  反而看上去根本不可能走到宫殿中央的右边通道,却在不断的环绕中,通向宫殿中央。
  因为心中牢牢记住了黑色柱子所在位置的缘故,走在通道中的杜仲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距离宫殿中央的黑色柱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果然!”
  又绕过一个弯,杜仲当即就看到了通道的尽头,那是一片宽阔的场地。
  显然,他到了。
  “唰。”
  身形一闪,杜仲迫不及待的冲出通道。
  白袍女人紧随其后。
  “啪嗒!”
  下一刻,两人身形一顿,停在了通道的尽头处,放眼张望着前方的一切。
  眼前,是一个中央大厅。
  这个大厅非常的宽阔。
  “怎么……怎么会这样?”
  望着大厅里的一切,白袍女人眼眸中,显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同样,杜仲也是一脸的震惊。
  只见,眼前这宽广的大厅,竟是尸骨满地。
  随意的一眼扫望过去,便是能估量出,至少有上千人的存在。
  除了这满地的尸骨之外。
  地面上,还被凿出了密密麻麻的血槽,仿佛整个大厅的道:“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说的这些所谓的魔气,对我没什么用,我就算在里面待上一天也入不了魔。”
  说罢。
  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体内武源运转。
  能量飞速的弥漫,覆盖全身。
  而后。
  “啪嗒啪嗒……”
  在白袍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中,杜仲迈开大步,直接走进房间里。
  白袍人呆住了。
  从一开始,她感觉到那个房间里面有强烈魔气的时候,她就对杜仲试图进入其中,而感觉到极为的不屑,甚至有些鄙视杜仲不自量力。
  可是,当杜仲说出那番话,并且大步走进房间里的时候,她真的震惊了。
  一分钟之后。
  看着房间里的杜仲,没有丝毫不适的样子。
  她的神色当即就变了。
  从震惊,开始变得凝重了起来。
  走到门口,,白袍女人微皱着眉,沉思了起来。
  好一会儿之后。
  仿佛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牙关一咬。
  嘴唇微动着,口中发出一个个音节。
  念念有词的站了一会儿之后。
  “嗡。”
  突然,一阵风声传来。
  只见,就在白袍女人的嘴唇停止张合的那一刻,她的体内突然就散发出来了一层淡淡的洁白色气息。
  一眼看去,这股气息极为纯洁,宛如正气。
  在这股气息的笼罩下。
  白袍女人迈开脚步,也走进了房间里。
  而此时。
  杜仲却是一脸愁苦的来回打量着那满满一屋子的兵器。
  站在房间外的时候,他看得还不怎么仔细。
  一进房间,杜仲才发现,这里的兵器竟然各式各样都有。
  包括很少出现的吴勾、环刃、双剑,等等的应有尽有。
  而且这些兵器都是用上好的寒铁打造而成的,本身的质量就属于极品一类,再加上阴气的蕴养,这数十年来,等是让他们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也正是因此。
  对于这批兵器,杜仲是越看越喜欢。
  喜欢的同时,也越加的愁眉苦脸起来。
  虽然很想得到这批兵器,但杜仲却没办法除掉附着在兵器上数十年的阴气,这些阴气跟阴邪之气不同。
  虽然用能量可以驱逐,但是以杜仲现在的实力来看,恐怕驱逐一把兵器上的阴气,就要消耗所有的能量。
  要想把所有兵器上的阴气全部驱逐掉,那得何年何月啊!
  “啪嗒啪嗒……”
  白袍女人走上前来。
  望到杜仲又喜又愁的看着这些魔兵,面色微微一动,心思一转,张口问道:“你想要这些魔兵?”
  “没错。”
  对于白袍女人能进来,杜仲也并没有感觉到奇怪。
  毕竟,对方也发现了这房间里面的阴气,没有足够的本事,别说是进来了,就连阴气都发现不了。
  同时,杜仲也并没有把对方当成敌人来看待,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想要就是想要。
  难道杜仲还怕这么一个女人跟他抢不成?
  “我知道你很想要,但是让你犯愁的是,你没有办法把这些魔兵上面的魔气驱逐掉,对吧?”
  白袍女人问道。
  “暂时没想到办法。”
  杜仲耸耸肩膀答道。
  “如果我说,我可以帮你呢?”
  白袍女人话锋一转,直接问道。
 
 
第一百五十二章 满地尸骨!
  “帮我?”
  杜仲微微一凝,转目看向白袍女人。
  然而,当得杜仲转目看来的时候,那白袍女人却是突然转过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墙角处,一大堆魔兵中的一张羊皮卷。
  “咦?”
  轻疑声从白袍女人的口中传来。
  话声刚落,白袍女人的眼眸里,猛的闪过一道精光。
  而后,猛的一转头,死死的盯着杜仲。
  立刻警觉起来。
  “恩?”
  朝着白袍女人所看的地方看去,杜仲双眼一眯,也发现了隐藏在兵器堆里的羊皮卷。
  “恩?”
  “那张羊皮卷是什么东西?”
  “只是看到的一瞬间,她竟然就警觉了起来,好像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