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男人就立刻张口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力说道

作者: admin 分类: 金祥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 2018-12-11 17:32
为的可怖!
  而杜仲一直在寻找的那棵黑色柱子,就在大厅的正中央。
  在那柱子上,也萦绕着一条条血槽。
  这些血槽跟地上的血槽连在一起。
  抬头一看。
  在黑色柱子的顶端,还有着一个半球型,中央凹陷下去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本来应该放置什么东西似的。
  但是现在,却是一片空白。
  什么都没有。
  “太残忍了……”
  望着眼前的一切,白袍女人话声微微颤抖着说道。
  “是啊。”
  杜仲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压制着心中的震惊和悲愤,点头说道:“竟然杀了这么多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尸体的血已经流干了,流出的鲜血全部汇聚到血槽里,似乎是被人凝练成了什么东西,而且看这些尸体的模样,在炼制的过程中,这些人应该都没死,而是经受着剧烈的痛楚,直到流尽最后的血,才死去……”
  白袍女点点头。
  一脸不忍的闭上双眼,语气依旧颤抖地说道:“从眼前这种情况来看,发生在这里的事,很像是黑巫术!”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交出果子,放你们走!
  “黑巫术?”
  杜仲心头一动。
  然而,就在这时,大厅另外一侧的一个通道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打斗声。
  “砰砰砰……”
  打斗声的频率极快,响声也很重。
  听上去,应该是有人在很激烈的交手。
  “恩?”
  打斗声传来的瞬间,杜仲立刻放下心头的疑惑,朝白袍女人看了一眼。
  俩人对视一眼。
  “唰。”
  同时身型一闪,便是立刻躲到了一边。
  “把天一果给我留下!”
  就在这时,一个话声突然传来。
  “天一果!”
  杜仲和白袍女人同时一震,谁也没有多想,立刻就暴掠而出,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速的赶去。
  穿过大厅,进入通道。
  没一会儿。
  俩人就绕过两个弯,来到了战场前。
  身前,是一个类似于杜仲跟巨蝎交手的房间,四面都有通道。
  而在这个房间里。
  杜仲清楚的看到三长老、四长老和五长老,正带着一群心化期的黑袍人,在疯狂的围攻一名白袍人。
  “神变中期!”
  稍一感应,杜仲立刻就发现,被围攻的白袍人赫然就是催熟天一果的,那名神变中期的强者。
  或许是因为坠入宫殿,得到了喘息机会,加之在坠落下来之前,杜仲暗中在他体内灌注了一股能量的缘故。
  此时的白袍人,明显不是之前那副虚弱的模样。
  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但至少也恢复了有五成的实力。
  引此,才是在几名张老的围攻下,还能狼狈的堪堪抵挡。
  “唰。”
  在几名长老的围攻下,白袍人一边抵挡,一边飞速的闪避狂奔。
  就在杜仲和白袍女人到来的时候,借助着其中一名长老的攻击,身怀天一果的白袍人猛的一闪,直接就脱离出了几名长老的攻击范围。
  “呼呼……”
  急促的喘息声,从白袍男人的口中传来。
  喘息间,满头的汗水,更是滴滴直落。
  显然,他已经被追得体力不支了。
  “把天一果给我交出来。”
  见到白袍男人的模样,三长老伸手朝对方一指,冷笑着说道。
  “哼。”
  白袍男人面色一变,极为狰狞地说道:“别逼我,否则咱们鱼死网破,谁也得不到天一果。”
  说话间,白袍男人把天一果从衣服夹层里取了出来,紧紧的捏在手里。
  毫无疑问。
  他只要稍微一用力,便是能直接把天一果捏成碎块。
  而且,以他的实力,要用能量将天一果完全催毁消失,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毕竟天一果吸收了他不少的能量。
  他只需要引动能量,让天一果中的能量完全同化,天一果便是会在他的控制下,直接溃散成天地能量,消失在眼前。
  “哼。”
  听到白袍男人的话,五长老不屑的冷哼一声,脚步往前一迈,逼视着白袍男人,张口道:“你当然可以这么做,但是如果你这么做了,那么你的任务不但完不成,还要丢掉小命,换来的也不过是我们完不成任务而已,这种选择划算吗?”
  白袍男人双眼一眯,脸色森然。
  “啪嗒啪嗒……”
  就在这时,一直躲在一旁观看的杜仲和白袍女人,突然迈开脚步,朝着房间中央的几名走了过去。
  “恩?”
  那边,正在思考着要怎么办的白袍男人,突然抬头,看到白袍女人的瞬间,神色突然就变得焦急和慌乱了起来。
  见状,几名长老对视一眼。
  “唰。”
  几乎在同时,三名长老身形一动,立刻将白袍女人团团围住。
  “如果你再不把天一果交出来,我立刻就把你们的人给杀掉。”
  三长老冷笑着看向白袍男人。
  见状,杜仲心种暗流涌动。
  其实,他心里巴不得那个白袍男人把天一
 
  白袍男人激动的点点头,张口道:“既然是这样,那就立刻离开这里,一定要确保您安然无恙的回去才行。”
  “走吧。”
  白袍女又朝身后瞥了一眼,发现没有任何动静之后,才迈开脚步快速离开。
  ……
  “啪嗒啪嗒……”
  通道里,回响着脚步声。
  杜仲暗暗的跟随在三、四、五长老身后,刻意保持着一个不会被他们发现的距离。
  “啪嗒!”
  突然,一转角,杜仲猛的就停了下来。
  “你?”
  站在转角处,杜仲双眼紧眯着,望向前方,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他们呢?”
  此刻,站在杜仲身前的。
  正是之前离开的三长老。
  站在距离杜仲不到五米的地方,三长老一脸冷笑的看着杜仲,嘴角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说道:“我让他们先走了。”
  “恩?”
  杜仲心中一动,立刻就暗自戒备着,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我还有件事情没有做,你不是很能耐吗,你来猜猜我要做的,是什么事?”
  三长老戏谑的问道。
  “我猜?”
  杜仲挑了挑眉头,突然就笑了起来,张口道:“我猜,你肯定是因为拉肚子,不好当着他们的面拉,怕臭着他们,所以才折返回来,准备找个安静的地方拉屎,我猜的对吗?”
  “哼。”
  三长老面色一寒,冷哼道:“我回来取一个人的脑袋!”
  杜仲心中一沉。
  果然,他没有猜错。
  这个老东西,想杀他!
  心念转动的同时,杜仲面色淡然的一笑,张口道:“看来,你对那两位还是没死心啊,也不怕丢了我们华夏的脸!”
  话声刚落。
  没等三长老回答,杜仲便是神色一变,一脸恭敬的朝着三长老身后,喊道:“二长老。”
  三长老一惊。
  立刻回头查看。
  就在这时,杜仲身形一动,撒腿就跑。
  “唰!”
  破风声一响,就立刻冲出了数十米。
  上一次,在迪拜跟三长老交手的时候,他之所以能赢,全都是侥幸。
  而且,在当时的战斗中,他使用的攻击方式,正好克制三长老,所以才能占得上风。
  吃过上次的苦头。
  三长老是绝对不会在用精神力来跟杜仲交手的。
  显然,在真正的一对一中,杜仲绝对不会是三张老的对手。
  更何况,他不久前才和巨蝎大战了一场,消耗了许多的能量和力气。
  “对了!”
  一想到巨蝎,杜仲顿时就眼前一亮。
  在飞速的狂奔中,按照记忆中的路线,不断的朝着巨蝎的所在地跑去。
  “唰!”
  身后,暴掠声传来。
  被杜仲耍了一次,三长老更加的愤怒,脸色也变得极为的冰寒。
  在火力全开的情况下。
  没一会儿,三长老就追到了杜仲后面,一脸森然的冷笑着说道:“我看你往哪儿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话声刚落。
  右手捏爪,速度暴增。
  瞬间就冲到了杜仲身后,举手便是无比犀利的一爪,朝着杜仲的后脑勺抓去。
  “不好。”
  感觉到脑后传来的冰凉,杜仲心中暗暗大叫一声,立刻转身回头,双手瞬间交叉,护在眼前。
  下一刻,拍响声起。
  “啪!”
  一爪,狠狠拍在杜仲的双臂上。
  虽然没有指甲,但是在能量劲气的辅助下,携带着巨力的一爪,却是直接在杜仲的双手臂上,开出了四条血口。
  “咻……”
  抵挡住攻击的同时,遭受到巨力拍打的杜仲,速度骤然一提,在被击飞的同时,催动体内的所有能量,飞速的加速逃离。
  “嘿嘿……”
  一击伤到杜仲,三长老当即就咧开嘴巴,一脸戏谑的大笑了起来。
  大笑间,身形再度暴冲而上。
  又是一爪。
  杜仲竭力防御。
  “砰!”
  一爪之威,那恐怖的巨力,直接将得杜仲拍得狠狠的撞击在了拐角处的墙壁上,将得那坚实的墙壁,都是撞得衍生出了许多条裂缝。
  “去死吧!”
  三长老再次攻来。
  直起身子。
  杜仲丝毫不敢耽误,再度闪烁身形,狂奔逃跑。
  然而,三张老的速度实在太快。
  没一会儿,又追了上来。
  又是一爪。
  ……
  就这样,在杜仲不要命的遁逃中,俩人不断的追打,杜仲身上也不断的出现一道道伤口。
  即便这样,杜仲却也丝毫不敢停留。
  拼着体内的所有能量,飞速的朝着巨蝎所在的房间冲去。
  “唰!”
  终于,在经历了好几分钟的追逐战之后,杜仲把三长老引诱到了巨蝎尸体所在的房间。
  飞速冲进房间的同时,杜仲猛的弯下腰,躲开紧随而至的三长老的一爪,顺势把手掌望地上一抹。
  直接摸了满满一掌的蝎子毒血。
  “啪嗒!”
  然后,身形瞬间一止。
  落定在巨蝎身旁。
  “不跑了?”
  三长老同时落地,一脸冷笑的望着杜仲。
  那种感觉,就像是玩弄老鼠的大猫一般,让他感觉到无比的舒坦。
  “哼。”
  杜仲冷哼一声。
  暗暗运动能量,将手掌上的巨蝎毒血隔离在外,让其无法伤到自身,然后体内能量一动。
  气势,轰然爆发。
  “不想玩了,那就死吧!”
  见杜仲准备动手,三长老哈哈大笑起来。
  “唰。”
  然而,就在三长老大笑着准备动手的时候,杜仲却是骤然一动,瞬间暴冲到三长老的身前,趁着对方不注意,直接一巴掌拍打在三长老的脸上。
  “啪!”
  清脆的耳光响声传开。
  在杜仲的刻意为之下,那一掌的毒血,全部引在了三长老的脸上。
  一个大大的巴掌印。
  看上去,极为的滑稽。
  “恩?”
  杜仲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一巴掌竟然打中了。
  原本,他预料三长老肯定能反应过来做出抵挡,而他也可以趁机用能量把手掌上的毒血,震飞出去,散落在三长老的脸上。
  可他千算万算。
  实在没有算到,三长老竟然硬是挨了他一记大耳光。
  另一边。
  刚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记大耳光的三长老,却是瞬间震怒。
  一路以来。
  杜仲在他的眼睛里,就像是个被玩弄的蚂蚁一般,根本毫无战斗力而言,只能一路挨打。
  也正是因此,他才万万没有想到。
  杜仲竟然敢反手攻击,而且还不偏不倚的给了他一记大耳光。
  这让他心里的怒火,瞬间就燃烧着汹涌翻腾了起来。
  堂堂的三长老。
  几乎可以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竟然被一个蝼蚁,煽了一记大耳光。
  这让他怎能受得了?
  这事如果传出去,他的脸皮可就丢得一点也不剩了。
  杜仲,必须死!
  “啊……”
  怒吼声,从三长老喉咙中爆发而出,震得人耳膜生疼。
  “轰!”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强横的气势,徒然自其体内爆发而出,宛如狂风一般,那巨大的力道,直接把杜仲推得倒退了几步。
  “唰。”
  杜仲也不傻,倒退的同时,身形一动,直接就蹿到了巨蝎的尸体旁边。
  举目一看。
  只见,暴怒中的三长老,竟然是瞬间用能量,将得脸上那一个血巴掌引蒸发成了空气。
  “嘶……”
  深深的吸了口气,三长老身子一动,便是立刻朝着杜仲暴冲上来。
  “好!”
  见状,杜仲心中暗暗叫好。
  这三长老,竟是傻到了如此程度。
  明知那巨蝎的血里含有剧毒,知道用能量将毒血蒸发,却不知道防御空气。
  毒血被蒸发,自然就会变成有毒的气体。
  在蒸发掉毒血的同时,他竟然还敢吸那么大一口气,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人傻到了一定程度,也真是可以。
  不过。
  杜仲却也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
  毕竟,三长老可是神变期的强者,而且是专修精神力的那一种,以他的实力虽然察觉不出毒气入体,但毒气也不会太快发作。
  除非……累加到一定程度!
  “打不过,那就耗死你!”
  心念一动,就在三长老冲上前来的时候,杜仲再次伸手摸了一巴掌的毒血,然后飞速的转移阵地。
  “咻!”
  下一刹,三长老暴冲而来。
  “啪!”
  一爪拍在杜仲胸前的同时,三长老怒声大吼。
  “哼。”
  受了一爪,杜仲也丝毫不惧,强忍着疼痛一巴掌立刻就拍在了三长老的脖子上。
  这一巴掌,杜仲完全没有使劲。
  只求将毒血抹上去。
  果然!
  “滋……”
  就在毒血摸上去的时候,三长老想都没想,立刻就用能量把毒血蒸发掉,然后又猛吸一大口气,再度朝着杜仲暴冲而来。
  “哼。”
  杜仲冷哼一声,身形一闪。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再度冲到巨蝎身边,又抹了一把毒血,然后身形一闪,不躲不闪,反而朝着暴冲而来的三长老迎了上去。
  “给我去死……”
  三长老双眼一鼓。
  双爪前伸,恐怖得将杜仲的皮肤都刺痛的劲气,轰然爆发而出,直袭杜仲的脑袋!
 
 
第一百五十五章 毒杀!
  感受到三长老双手上传来的恐怖劲气,杜仲心神俱震,眼眸更是瞬间缩小。
  那等攻势太恐怖了。
  只从那犀利无匹的能量劲气来看,这一爪若是击中的话,杜仲的身体恐怕会被撕裂出一个巨大的口子。
  不死也残!
  “跑!”
  不敢有任何抵挡和对拼的想法,主动迎向三长老的杜仲,飞速暴冲的身形,猛的一动,也不顾形象,就地一个前滚翻。
  快速的避开三长老的进攻。
  然而,就在杜仲滚到三长老脚前的时候。
  一击未中的三长老,猛的就踢起右脚,瞬间摆出一副抽射状,凝聚着恐怖力道的脚尖,瞄准了杜仲的脑袋,就唰的一声踢了过去。
  “啪。”
  临危换招。
  似乎是在前滚翻的同时,杜仲就已经预料到三长老会这般攻击似的,在三长老的右脚猛踢而来的时候,杜仲突然举起右手,狠狠的往地上一拍。
  借着拍地时产生的反震之力,杜仲的身体猛的拔地而起,飞速旋转着横于半空。
  见状,三长老依旧没有停下攻势。
  杜仲只临空了五十厘米。
  虽然不能踢爆杜仲的脑袋,他的膝盖依旧可以命中杜仲的腰间,同样能对杜仲造成巨大的伤害。
  “喝!”
  然而,就在三长老的膝盖即将落到杜仲腰上的时候,临空的杜仲却是猛的一伸左手,运起能量,猛的一掌拍出,狠狠的跟三长老的膝盖对撞在了一起。
  自身力量的反震之力,再加上三长老腿上的巨力。
  杜仲的身形再度拔高。
  拔高的同时,在飞速旋转的情况下,右手一伸。
  “啪!”
  没有夹杂丝毫能量,又是狠狠的一记大耳光,沾满了毒血的右手,再度抽打在三长老的脸上。
  “啊!!!”
  三长老暴怒。
  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的打爆杜仲的脑袋。
  可是,杜仲实在太狡猾。
  不但反应神速的躲避开他的各种进攻,还连续打了他两个大嘴巴子,这让他忍不住的怒声大吼起来。
  “给我去死!”
  暴怒中,三长老并没有第一时间用能量蒸发掉脸上的毒血,反而双眸一鼓,眼中爆裂出一条条血丝的同时,右手捏爪,猛的抓向杜仲。
  “砰!”
  下一刹,砸落声起。
  因为临空旋转的缘故,刚打了三长老一个大嘴巴子的杜仲,根本来不及调整身形,便是被三长老凶猛的一爪击中。
  恐怖的力道,将其胸口撕裂出了四道深深的血口。
  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自三长老手中爆发出来的能量劲气,更是直接把杜仲远远的轰飞了出去。
  不偏不倚!
  杜仲的身体,直接撞在了巨蝎的尸体上。
  “呜……”
  喉头一口血气喷涌而上。
  杜仲紧紧的闭着嘴巴,把喷涌上来的鲜血,强行吞回肚子里。
  正准备逃离的时候。
  却发现,暴怒中的三长老,将脸上的毒血掌印蒸发掉吸了一口气之后,动作突然一缓。
  “毒血起作用了!”
  杜仲心头一动。
  “得再撑一会儿……”
  暗想的同时,杜仲飞速的运起体内的能量,附着到胸前的伤口上,蕴养的同时,让其缓缓的自动修复着。
  然后脑袋一转。
  看向身旁一米处,倒塌在地上,还用着紫色毒液缓缓涌流的巨蝎尾针。
  “呃啊……”
  强忍着疼痛,杜仲立刻直起身子,一步跨到巨蝎的尾巴旁边。
  “啪!”
  想也没想,举脚一踩。
  直接就把毒针跟蝎尾分离了开来。
  然后一把抓起毒针!
  “恩!”
  与此同时,那边的三长老却是面色一红,牙关紧咬着,脸色极为阴沉。
  “你竟然敢对我用毒!”
  望着杜仲,三长老神色大变的怒吼起来。
  “嘿……”
  杜仲不否认的冷笑一声。
  虽然只打了他三下,但是整整三手掌的毒血,其中包含的剧毒可不容小觑,最关键的是在手抹毒血的时候,杜仲还刻意选择了巨蝎尾针附近的血区,因为那里的血早已跟尾针里流出来的毒液混合在了一起。
  几乎可以算作是除了尾针之外,最强的毒!
  “我杀了你!”
  强行运起体内一半的能量压制着毒素,三长老这才怒吼一声,再度猛攻上来。
  而杜仲也不敢跟他正面硬拼。
  虽然三长老的能量弱了一半,但是在之前的交手中,杜仲一直都处于挨打的状态,如今更是身受重伤。
  根本没有一战之力。
  他,只能躲!
  “唰!”
  飞速奔跑着躲避三长老追击的同时,杜仲猛的挥起手中的巨蝎尾针,一记横扫。
  “滋滋……”
  在杜仲的巨力甩动下,那尖利得看不到口的尾针尖上,突然就渗出了数滴紫色的毒液,宛如暗器一般,暴射而出,直袭三张老的面门。
  “哼!”
  见状,三长老冷哼一声。
  一股强横的劲气自其体内爆涌而出,将毒液直接震飞了出去。果毁掉,以此来彻底的打乱仇东升他们的计划。
  可是,如果他真的把天一果毁掉的话,这两个一男一女的白袍人,肯定要玩完,到时候他的那些兵器可就不好弄了。
  想到这里。
  站在白袍女身旁的杜仲,立刻往前迈出一步,面露和善笑意地说道:“大家这都是何必嘛?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要不然这样吧。”
  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的同时,杜仲转头对那白袍男人说道:“你就把天一果给他们。”
  说完,又转头对着三、四、五长老说道:“他把天一果给你们,你们就把这两个人给放了,如何?”
  “哼。”
  闻言,三长老冷哼一声,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杜仲,寒声道:“怎么到哪都有你的事情,而且你们怎么会一起走来,难不成你跟我们来是做间谍的,你跟他们才是一伙的?”
  这话一出。
  四长老和五长老,当即就满是怀疑的死死盯着杜仲。
  “哼,你可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杜仲哼了一声,旋即才冷笑着说道:“你这种人连挑拨离间都不会?我要真和他们是一伙的,在沙漠了一我就可以让你们全部挂掉,死在龙卷沙尘暴里。”
  “要不是我,你们能来到这里?”
  “如果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我还辛辛苦苦的帮你们破坏他们的计划?”
  “麻烦你说话的时候,先过过脑子好不好?”
  话声落下。
  三长老顿时气结,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反驳不了。
  四长老和五长老一想,也是。
  如果不是杜仲的话,他们怎么能这么快到达?
  只要杜仲在沙尘暴,或者在沙漠里多拖一些时间,天一果早就被白袍人给拿走了,他们甚至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难不成……”
  看几个长老不说话,杜仲神色一冷,张口道:“你们想把我推到他们这一边,然后咱们来拼个鱼死网破?”
  这话一出,三名长老同时一怔。
  “我觉得杜仲的提议不错。”
  这时,五长老才急忙开口,望着白袍男人说道:“你把果子交出来,我们就放你们离开。”
  “当真?”
  望着五长老,杜仲张口道:“你们可得说话算话,当着外国人的面,可千万不能给咱华夏人丢脸!”
  闻言,三名张老同时脸色一沉,每个人都是一脸黑线。
  这边,刚说完,杜仲就直接转头看向白袍男人,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白袍男人立刻看向白袍女人。
  接触到白袍男人投来的目光,白袍女人暗暗的瞥了杜仲一眼,旋即才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好!”
  白袍女人才刚点头,:“我可以把天一果给你们,但是你们得先撤到一边去。”
  “退开。”
  三长老开口。
  从四面八方围绕着白袍男人的黑袍人,立刻退到一边。
  “你们也退开。”
  白袍男人又指着三名长老喊道。
  “哼,量你也跑不出去。”
  三长老冷哼一声,带着四长老和五长老,退到了一群手下那边。
  “啪嗒啪嗒……”
  白袍男人走了过来,跟白袍女人站在一起。
  转目确定了身后的逃生通道之后,才对着白袍女人点点头,然后猛的一挥手,把天一果高高的仍过去的同时,立刻拉着白袍女人转身遁逃。
  “唰。”
  手一伸,三长老接过天一果。
  “想跑?”
  天一果到手,三长老嘴角一勾,冷冷笑道:“给我追上去,杀了他们!”
  此话一出。
  那十来名心化期的黑袍人立刻就动了起来。
  然而,就在他们冲到白袍人逃跑的通道口的时候。
  杜仲身形一闪,立刻阻挡在通道口处,脸色阴沉的寒声问道:“你竟然出尔反尔?”
  “你还太年轻了。”
  三长老当即就冷笑了起来。
  闻言,杜仲双眼一眯,转目看向其他两位长老。
  视线相交。
  杜仲发现,四长老和五长老,面无表情。
  脸上同样流露着淡淡的杀气。
  “真是给我们华夏人丢脸啊……”
  见状,杜仲忍不住的就冷笑了起来,一边冷笑一边说道:“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别追了,要追的话你们可得想清楚,是杀人重要还是天一果重要,现在这个宫殿里可是有着三方势力的存在,你们还不赶紧趁着这段时间,把天一果护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现在,可不是你们杀人的时候!”
  闻言,三名长老神色微不可察的一变。
  的确,现在这个时候,确实是天一果比较重要。
  “我们走。”
  四长老和五张老相视着点点头,然后一挥手,立刻带着所有人从其中一条通道离开。
  “哼!”
  离开之前,三长老还刻意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杜仲一眼,冷哼时就连眼皮都是在颤抖着。
  “呼……”
  见到这些人离开,杜仲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却也不敢迟疑。
  立刻就迈步跟了上去。
  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他们得到天一果,可刚才的情况,却彻底的偏向了他们那一边。
  不得已之下,杜仲才会出此下策。
  如今,既然那两个白袍人已经安全了,他就没有了顾虑。
  因此,他必须要跟上去寻找机会,看看有没有可能,再把天一果给弄回来。
  ……
  另一边,穿过大厅,飞速的冲到一条通道中,见到没人追上来之后,那一男一女两个白袍人才停下脚步。
  大大的松了口气的同时,白袍男人看向白袍女人,张口问道:“圣女,您没事吧?”
  闻言,白袍女人轻轻摇了摇头。
  白袍男人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喘了口气不解问道:“刚才,为什么要把天一果给他们?我们应该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的!”
 
 
第一百五十四章 必杀杜仲的三长老!
  “没必要。”
  听到白袍男人的问话,白袍女人摇了摇头,张口道:“我们这次的任务算是失败了,就目前来说,能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而且……”
  “我已经知道其他圣果的下落了。”
  说到这里,白袍女人眸中闪过一丝精芒,同时又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也不知道他是在观察那些人有没有追上来,还是想看看那一道陪他一起走了许多路的身影,有没有回来。
  “真的?”
  白袍男人一脸惊喜的问道。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